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热点新闻 > 正文

当人们看新闻只剩“等反转”

类别:热点新闻 日期:2022-9-27 0:45:00 人气: 来源:

  最近的新闻总是不免让人感到沮丧,要么淹没在纷杂的信息之中,要么静悄悄没有后续,更有许多人,看待新闻只剩下一种狭隘的角度,“等反转”。

  “后”这个词你或许并不陌生,常被用来形容当下的言论,即忽视、不在乎事实,往往以立场决定。你可能也常听到这样一种声音,看似“冷静分析”,实则是在推波助澜,“无关紧要啦,这年头没人在意了,大家只想看符合自己需要的内容”。

  现象当然存在,但这不是任由它合理化并泛滥的理由。今天,我们想分享原《南方周末》记者、新闻学者方可成在看理想App主讲节目《读懂新闻》的最后一集。

  注意力、思考和行动,不仅可以让我们自己获得更优质的新闻,也可以推动整个社会更加尊重事实、。

  今天想分享的,用一个大家可能见过的词,就是传递一些“媒介素养”(media literacy)的内容。

  Literacy的意思是识字的能力,有literacy的人就不是文盲。有媒介素养的人就不是在方面的文盲,而不具备媒介素养的人,虽然认识字、会用手机,但其实并不真正具备使用的能力。

  先来分享一些自己平时在选择和阅读新闻时的习惯。我在读一篇文章的时候,绝对不是上来就从第一个字开始读,而是会先寻找两个关键信息。

  要注意,这里说的出处不是你使用的app,比如“出处是微信朋友圈”,“出处是今日头条”,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,因为那些app只是平台,并不是真正撰写和发布这些文章的机构。还有一种更不靠谱的说法,就是“这篇文章的出处是互联网”,现在几乎什么信息都在互联网上,“出自互联网”就等于什么都没说。

  我会关注文章是出自正规机构(也就是、、,以及像澎湃、界面、红星新闻等网络新闻机构)之手,还是出自自之手。

  对于前者,我默认会给予更高的信任度,当然也不会全信;对于后者,我默认会更加怀疑,当然也不排除里面会有非常好的内容。

  原因很简单:正规机构有比较严格的操作流程和伦理规范,出问题的可能性相对较小;而自则天马行空,几乎没有约束,好的文章可能很好,但很多内容可能并不太可靠。

  要注意的是:即便是机构,内部也有不同的风格和可信度。可能有人会觉得:这也太复杂了,怎么分得清楚呢?有没有一张表格可以把所有都列上去,给每个打个分,想看的时候就查一下?

  很遗憾,确实没有,而且行业总是在不断变化,今天总结的,到了下个月可能就要更新了。所以,确实梦见大海涨潮需要自己做研究,逐渐积累自己脑子里的数据库了。《邮报》

  在这里还可以分享我的一个习惯。但凡是打开一个我此前没见过的网站,或者是看到某篇我正在阅读的文章出自一个我没听说过的微信号,我都会点进网站的“关于我们”页面,或者点开号的资料里面去看个究竟。

  一般来说,那些可信度高、质量上乘的,在透明度上也会做得比较好,可以查到比较详细的资料,比如什么时候创办的、编辑方针是什么,甚至团队主要的照片和背景资料都能查得到。而如果没有提供太多简介信息,那么这家在我这里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。

  前面说的是我会留意的第一个关键信息,也就是出处;我会特别留意的第二个关键信息是:这是什么类型的文章?

  主要目的是提供信息,还是提供观点?也就是说,是新闻报道类的,还是评论类的,还是有一种比较特殊的,叫做“述评类”(有点像我们通常说的“夹叙夹议”)。分清哪些是事实,哪些是观点,常重要的。

  在这里给大家推荐一本书,书名《Blur》的英文原意是模糊,中文译名叫做《》,副标题是“信息超载时代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”。我觉得把英文书名和中文书名放一起就完美了:在模糊的时代看清。

  顾名思义,这种新闻最重要的目标就是把事实查证清楚,最重要的是做到事实的真实、准确和全面,而不是表达观点和意见。为了做到这一点,往往就需要记者投入大量的精力去调查和确认。

  这一类新闻的最典型代表就是我们大家都听说过的“调查性报道”。2016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《聚焦》讲的就是一个重磅调查报道出炉的过程,大家看一看就会对查证式的新闻是怎么做的有一个直观的印象。《聚焦》

  近年来兴起的“事实核查”也属于这种,它是专门去查证那些热门的、流行的说法到底准不准确,中国有一个在事实核查方面很好的团队叫“有据”,也推荐给大家。

  大家听到这个,肯定第一反应是:网络新闻就是这样,讲求速度和海量。其实在网络新闻之前,断言式新闻还有一个鼻祖,那就是大名鼎鼎的CNN。

  CNN是第一个24小时不间断播报新闻的电视频道,而且大部分是直播。直播当然带来了最及时的消息,但副作用就是根本没时间去查证消息,更不可能做《聚焦》那样的长时间调查。

  说到这里,我们可以联想到今天中国常常出现的反转新闻。为什么新闻总是会反转?就是因为我们看到的都是“断言式新闻”,事件中的某一方出来说话了,就赶紧出来充当传声筒;另一方出来提供了完全相反的意见,又成了他们的传声筒,所以看上去就成了反转来反转去。

  这种新闻的主要目的不是提供经过查证的准确事实,也不是快速大量传递信息,而是要故意迎合读者既有的观点,引发读者的共鸣。

  心理学研究发现,如果有两则信息摆在面前,一则符合了我们既有的认知,另一则不符合我们的认知,我们会更容易注意到更符合我们观点的那一则信息,并且更容易相信它是真的。

  比如,如果你喜欢吃甜豆腐脑,那么这种就会大量给你看盛赞甜豆腐脑、贬低咸豆腐脑的文章。它对准确、全面、平衡地呈现事实没有兴趣,只是精心挑选事实符合你的心意。

  这种新闻表面上很像是专业出品的报道、甚至是调查报道,但是如果你留意它的出处,就会发现它并不是专业报道的,而是来自一家企业或者社会团体。他们发表内容的目的,就是要推进本团体的利益。

  举个例子,一家石油公司可能会发表一篇长得非常像新闻稿的文章,内容是采访了一些研究人员,说传统能源其实对的污染没那么严重。

  看起来像是查证式的新闻,但是了解了“幕后”就知道,这样的新闻有着特定的目的,呈现的信息也往往是扭曲的、经过筛选的。

  对,第一种查证式的新闻是最理想的,最值得信赖的。而后面三种都要打上问号,特别是第三种和第四种,它们不仅不做充分的查证,还会故意地扭曲信息、选择性地呈现事实。

  下次你读到新闻的时候,如果发现一篇新闻的报道速度特别快,但只是被动地呈现了一些人的说法,记者没有去做更主动和深入的调查,那么它很可能是第二种断言式的新闻。

  如果你发现一些新闻特别符合你的胃口,呈现的信息和观点都让你觉得特别舒服,那你应该长个心眼:这可能是第三种肯定式的新闻,可能有重要的信息被刻意隐藏了。《共犯者们》

  如果你发现一则新闻的发布机构不是专业,而是公司或其他社会团体,那么它很可能是第四种利益集团式新闻。

  在《》这本书里,作者提出了一个“六步质疑法”。其中的第一步就是刚才说的“分清楚新闻的类型”。下面讲讲其他五个步骤。

  新闻学上有“5个W和1个H”的说法,也就是:What(什么)、Who(谁)、When(什么时候)、Where(在哪里)、Why(为什么),以及How(怎样)。一则合格的新闻报道,应该具备这些要素。如果有缺失,就要提高了,因为很可能是作者在隐瞒什么。

  举个例子,如果一则新闻笼统地说“上周二”、“昨天中午”,但又没有给出文章具体的发布时间,那么也很可能是假的,因为这样的消息可以用在任何时候。

  追求新闻的完整性,并不意味着要苛求一则报道提供所有的信息。实际上,如果一则报道用谦逊的态度承认还有哪些信息是暂时无法获得的,还有哪些结论是暂时无法确定的,这样的报道其实更加可信,因为作者没有事实、脑补。

  写新闻不是编故事,所有的消息都需要有来源。如果文章是以一种“视角”写成的——也就是说,如果作者像一样全知全能,直接介绍各种信息,而不给出任何消息来源,那么基本上就不要相信这篇文章了。

  总的来说,文章里面给出的信源是越多样越好。对于给出了具体信源的文章,也要考察这些信源是否可信。比如,让一个来介绍医学方面的信息,就好像让体育老师来教数学,可能不太靠谱。

  另外,对于信源的介绍越详细越好,有些新闻里面会写“有专家说”、“有消息人士称”,这都是不太合格的交代信源的方式,值得。当然有时候,出于被采访者的考虑,会对信源进行匿名处理,但是作者提醒我们,记者要给出足够的匿名理由才可以。

  另外,匿名信源的价值是提供事实,而不是提供观点。因为一个只提供观点的匿名信源,很可能就像一个人躲在马甲后面肆意骂人。

  关于信源,还有一个重要原则是:对于关键性的事实,要有至少两个相互的信源提供相互的佐证,术语叫做“交叉印证”。

  注意,不是随随便便两个信源就可以,比如我采访一个人和他的妻子,他们说了同样的话,那是无法构成交叉印证的,因为他们彼此并不,很可能是一个人让另一个人这么说的。

  信源的多元性也很影响文章的质量。如果一篇文章的信源更多元,那么我会更倾向于去认真阅读和相信。

  我们都知道要“摆事实、讲道理”,“凡事要讲”,听起来很简单,但是分析和辨别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《》这本书告诉我们,首先要分析,文中提供的是实打实的,还是一些建立在猜测和假设上的说法。

  用今天的网络流行语来说,就是要看有没有“实锤”,是不是给出了货真价实的料,还是用很多“可能”、“想必”、“应该”之类的猜测。

  其次要留意,有没有的被提供?认真对待的,是负责任的体现。一篇看起来完美无缺、没有的文章,反而要多加小心。

  文中提供的到底能不能导出最后的结论?是不是也可以导向其他的结论?作者有没有讨论这些可能性?特别要留意,很多时候新闻报道的写作是在暗示和结论之间的关系,而不是直接写“因为什么什么,所以什么什么”。这种暗示实际上也是在引导读者。

  在评估之后,“六步质疑法”的第五步是:观察最新的新闻模式如何利用或者质疑。这一个步骤其实主要是在帮助第一步,也就是判断新闻类型。

  前面说的第二种新闻叫“断言式的新闻”,大量、快速,但是不去努力确保事实的准确。那么如果大家看到,一档电视节目里面,主持人让嘉宾发言,听完了不做任何质疑,不要求他们提供任何,那么你看到的很可能就是这种断言式的新闻。CNN的一些直播节目,有时候就是这样。

  刚才说到的第三种新闻叫做“肯定式的新闻”,也就是你爱看什么就给你看什么。发现这种新闻的最重要依据是:它们从不探讨其他结论的可能性,从不提。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在第四种“利益集团式新闻”当中,不同之处在于,“肯定式的新闻”是正规制作的,而“利益集团式新闻”则是公司或其他团体做出来的。《聚焦》

  《》说,一个很容易掌握的方法是,在读完新闻之后,问问自己:我能把读到的内容讲给另一个人听吗?这个人可以是你的家人、朋友、同事。

  如果你发现自己讲不出来,那么是这篇报道中有什么内容你没有能够理解吗?如果你讲着讲着发现有什么遗漏的信息,那么可以从哪里去获取这些信息?

  作者特别提出,这种六步质疑法并不是一个呆板的公式,而是要为大家一种思考信息的方法。我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是,要打开自己的视野,多探索一些此前没有接触过的信息源,在对比之中能看得更清晰,这六个步骤也能用得更好。

  接下来再推荐另一本我们如何发掘的书:《事实》(Factfulness),作者是学者汉斯·罗斯林。

  他在书中强调,我们每个人都受到一些进化当中形成的本能的影响,这些本能曾经帮助我们的祖先在原始社会躲过猛兽的活了下来,但到了今天,这些本能可能会我们对世界的理解。

  这就好像,我们有喜欢吃糖和油炸食品的本能,这是因为在食物匮乏的远古年代,吃高油高糖的食物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捱过饥饿。但是显然,到现代社会,这种本能如果不加遏制,会让我们变得很不健康。所以我们需要与自己的不少本能做对抗。

  2. 我们本能地会更注意负面消息,会倾向于放大对负面消息的认知,但真实的世界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糟糕;

  3. 我们本能地认为事物就是线性发展的,但更多时候真实的发展径可能是曲线的、S型的,等等;

  4. 我们对于害怕的事物会高估其程度,但令人害怕的东西并不一定,一个经典的例子是的消息令人害怕,但坐飞机其实常安全的;

  7. 我们喜欢说“某某事物本质上就是这样的”,比如“我们民族的文化本来就是这样的”,或者我之前提到的例子“新闻本来就是要讲客观性的”,但其实,很多事情都不是注定的;

  8. 我们倾向于用单一的视角看问题,用简单的概念和简单的解决方式来处理,但现实可能复杂得多;

  这十种本能当然不是直接与如何选择新闻有关,但如果我们可以反思这十种本能,也就可以更好地思考我们应该如何阅读和使用新闻。

  举个例子,列举的第2种本能“关注负面消息的本能”,这其实跟我们当下这个所谓的“抑郁”的时代非常相关。

  我们需要认识到,是会放大某一些负面消息的,而我们的脑子里的负面本能,又会更进一步地放大消息带来的负面感觉。所以,我们有时候会高估坏消息的程度,这可能会带来的一种消极后果就是,让人觉得世界没希望了,人生没意义了。《风暴》

  有不少朋友可能知道,我在《看理想》主理的一档播客节目《放晴早安》就是要这种负面本能,多多呈现那些带来积极改变的行动,让更多人知道并参与到这些行动当中来。

  就像《事实》这本书说的,关注那些积极的改变,并不是问题,而是强调,只有积极地应对和行动才能解决问题。

  “坏(bad)和更好(better)是可以同时存在的”。也就是说,我们可以同时说一种情况是坏的、糟糕的,并且是正在变好、可以变好的。

  同时承认“坏和更好”,其实是违反人的本能的,但我们可以自己做到,这也会帮助我们更清晰地认识世界。

  讲到这里,前面已经分享了不少个人层面可以借鉴的原则、方法和技巧。最后,我想再把视角拉远一点,谈谈为了更好地获取新闻和,社会层面应该发生的改变。

  很多人都很熟悉“后时代”这个词,但什么叫“后”?它指的仅仅是假新闻很多、很难寻找吗?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后时代,指的是人们已经从心底不信任、不在乎、不追求的时代,是人们觉得从自己的情绪和观点出发选择自己想要的版本就行,根本不需要再摆事实讲道理、发掘的时代。

  这几年关于假新闻和后线年的美国总统。在竞选过程中,有很多捧特朗普、黑希拉里的假新闻在流传。而且,特朗普本人也主动在Twitter上这些假新闻。

  其实,比这些具体的假新闻更重要的是,他和他的手下在推行一种价值观,这种价值观就认为:其实无关紧要、符合我的需要的就是。

  一个最经典的例子,就是特朗普宣誓就职典礼那天,他的新闻发言人观礼的人数是史上最多的。然而,只需要简单对比现场照片就会发现,那天的观礼人数其实比奥巴马2009年1月宣誓就职的时候要少不少。于是,在一档电视新闻直播节目里面,主持人问特朗普的亲密助手凯莉安·康威:你们为什么要在这件事情上放出这样的虚假消息?

  面对追问,康威给了一个很经典的回答:我们没有,我们说的只不过是“另类的事实”(alternative ct)。

  “另类事实”,这个词一出,顿时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。很多人认为,这个词透露出一种很的逻辑,因为:谎言也可以被称为事实,那么本身就根本不重要了。

  这就是后时代的特点:有很多人根本不在乎求真了,只是死死抱住自己喜欢的、对自己有利的说法,将它们奉为事实。《七君子审判》

  要走出后时代,我们就要从社会层面摒弃这种逻辑,要真正做到实事求是,真的就是真的,假的就是假的,不要把事实当成斗争的武器,否则就永远有人在制造、和相信那些假新闻。

  在《事实》里,作者说,他对读者的期待是:对寻找正确事实的兴趣大于待在自己的泡泡里的兴趣,愿意改变自己的世界观,准备以性思维来代替本能性的反应,愿意保持谦逊和好奇。

  我想,这也应该是我们整个社会对抗后的径:我们要塑造一个大家愿意保持心态、愿意对话、愿意改变自己观点的社会,而不是一个激烈斗争、你死我活的社会;我们要提升对事实的尊重,而不是认为立场比事实重要。

  本文为《读懂新闻:无限人生书单第四季》节目第10集讲稿,作者方可成,原标题为《“后时代”自救指南:真的就是真的,事实比立场更重要》,有删减。

  

0
0
0
0
0
0
0
0
下一篇:没有资料

网友评论 ()条 查看

姓名: 验证码: 看不清楚,换一个

推荐文章更多

热门图文更多

最新文章更多

关于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版权声明 - 人才招聘 - 帮助

声明:网站数据来源于网络转载,不代表站长立场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联系客服删除。

CopyRight 2010-2016 峎山户外徒步网- All Rights Reserved

设计图片下载